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企业

「自动驾驶第一案」始末——Waymo 和 Uber 达成庭外和解之后

4个月前 (02-23)146geekcar

在从谷歌分拆出的独立公司 Waymo 控诉 Uber 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侵权案开庭的三天后,2 月 9 日,双方突然宣布了一个让观众们意外的结果:他们达成了庭外和解。和解方案是 Waymo 获得 Uber 价值 2.45 亿美元的股份,且根据协议,Uber 日后不能使用和 Waymo 相关的商业机密技术——无论在软件还是硬件上。

如果按照 Uber 720 亿美元的估值来算,则 Waymo 获得其股份的比例为 0.34%。Waymo 在去年 10 月要的赔偿金是 10 亿美元,2 月初他们把这个要求降低到 5 亿美元,但是也被 Uber 拒绝了。最终的和解方案是股份转让,这一点从 Uber 的角度看是好事,因为至少他们不再需要支付现金。


(图片来源:Tech Crunch)

不管怎么说,两个公司选的这个和解时间点,不是一般的奇怪。Waymo 是在 2017 年 2 月对 Uber 正式提起诉讼的,称 Uber 侵犯了自己的专利和商业机密。比起让闹剧持续一年,等开庭审判到一半了嘎然而止,何不一开始就定出和解协议呢?

当然,就算等到判决结果下来后,他们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调解,但他们还是选了庭审的第三天。为什么是这一天?

庭审中途和解的原因

答案很简单,因为 Waymo 要拿出一位新的证人,来指认 Uber 的前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罪行,这个人就是整个事件里的核心人物——莱万多夫斯基。

US-TRANSPORT-TECHNOLOGY-UBER-AUTO

我们简单回顾一下案件的经过。最初 Waymo 提起诉讼时,控诉的是长期在 Google 工作的前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 2016 年 1 月辞职创立卡车自动驾驶公司 Ottomotto 前,把 14000 份文件重要的技术文档,包括他帮助开发的激光雷达传感器的设计图下载到工作电脑里,然后转移进他的个人电脑,最后导出到其他硬件上。并且在莱万离职前,他已经和 Uber 的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交情甚好了。

几个月后,Uber 以 6.8 亿美元的股权收购了莱万多夫斯基的初创公司 Ottomotto,并让他作为副总裁负责 Uber 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工作。Waymo 发现技术文件被盗,是因为他们和 Uber 的共同供应商把 Uber 的激光雷达设计图发给了他们,技术证明文件显示,两个公司的设计图相似度很高。Waymo 方面称:「莱万多夫斯基和 Uber 盗用了 Waymo 的商业秘密,加速了他们的开发工作。」

image

对于上述莱万多夫斯基带走了 14000 份包含无人驾驶汽车设计的技术文档,以及他在离职前和卡兰尼克有交往的情况,Uber 方面从未否认过。但是,Uber 强烈反驳了这个控诉:在 2015 年 12 月莱万多夫斯基从谷歌离职前,Uber 和莱万多夫斯基合谋偷走了那些技术文档到 Uber。

Waymo 在 2017 年 2 月提出指控后,5 月,Uber 因为莱万多夫斯基拒绝配合调查,最终将他辞退。莱万多夫斯基在拒绝时引用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这句话——「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作为自身所涉案件的证人。」

莱万多夫斯基的不配合,让人感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但是这种有问题的感觉并不能代表 Waymo 一定赢得诉讼,他们翻箱倒柜地花了一年找遍 Uber 的证据,但还是被指证据不足。当 Uber 在 2018 年 2 月初拒绝 5 亿美元的赔偿金后,第二天 Waymo 将莱万多夫斯基作为证人,而不是被告请上了法庭,接下来两个公司就在新一次谈判中达成了庭外和解。

莱万多夫斯基登上证人席,不一定证明 Uber 剽窃了 Waymo 的技术,但是很可能让 Uber 卷入新一轮更复杂的法律诉讼。有媒体指出「对于要赶在 2019 年 IPO 的 Uber 来说,接着打官司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价值 2.45 亿美元的股份更像是一场「及时止损」。」

持续一年的案子对双方的影响

仔细想想,Waymo 是否有必要花一年的时间和大量律师费、专家费等金钱,来和 Uber 打一场官司?也许是有必要的。

首先,它至少给 Uber 进行了一年的负面宣传。在文件披露和证据提交的过程中,由法律安全公司 Stroz Friedberg 提供的 Uber 报告未被加密,让美国媒体指出 Uber 的企业文化里有某种程度的「不负责任」;而从部分被公开的 Uber 内部信件可以看出,Uber 对竞争对手进行了监视,并且他们会把结果在公司内部进行简短沟通。

另外,在参与调查的时间里,Uber 的自动驾驶技术研究处于停滞状态,如果 Waymo 把它视作竞争对手,那么可以说顺利地拖住了他们。尽管卡兰尼克卸任 CEO 的压力不光是因为 Waymo 这件诉讼,但他们至少让 Uber 失去了一个被称为「天才」的激光雷达专家莱万多夫斯基。而参与调查的过程中,Waymo 对 Uber 的技术水平也已经有了掌握,也许他们已经确认到 Uber 刚启动的自动驾驶部门不对自己构成威胁。

不过,一年的战斗也让 Waymo 支付了相当的成本。也许他们早就想好了让莱万多夫斯基站在证人席上,或者在内部确认了最重要的和解要求是「Uber 对已泄露文件的保密和不使用」。如果是这样,这场战斗的长时间持续很可能不光出于理智,一定程度上也来源于谷歌合伙人、现任 AlphabetCEO 拉里·佩奇的愤怒:他过去和莱万多夫斯基经常面对面聊天,但是这个失去的伙伴却转投了 Uber。

Waymo_FCA_Fully_Self-Driving_Chrysler_Pacifica_Hybrid_3nci0nl7fhecut8vm6377pl6agv

这肯定不容易接受。有外媒曝出,知情人士称佩奇最近准备向他们的工程师群发一条消息,那就是就算出去创业了也不能把公司卖给 Alphabet 的竞争对手。「一天在谷歌家庭里,永远在谷歌家庭里。」

不过最终,Uber 和 Waymo,也就是和 Alphabet 庭外和解了。Waymo 达成了保护自己技术的目的,虽然这个技术在一年后已经没那么重要了。Uber 也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他们走出了这个泥潭,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迈向未来。

和解相关人士这样外媒透露:Uber 的新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在这次和解上功不可没。他现在的首要目标是,在 2019 年 Uber IPO 之前洗掉 Uber 灰暗的形象,并在自动驾驶研究进度上与 Waymo、通用汽车等公司上保持一致。

和解之后的 Uber 和 Waymo

Alphabet 从 2009 年就开始研究自动驾驶技术了,起步得相当早。2016 年 12 月 13 日,Alphabet 旗下谷歌把它的自动驾驶项目分拆出来,成为了一个单独的公司 Waymo,旨在让人们使用汽车进行日常活动。由于 Waymo 对网络打车业务的兴趣,以及 Uber 要自行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计划,双方的关系开始变化。

2017 年 5 月,Waymo 和在打车业务上稍落后 Uber 的 Lyft 合作,进行自动驾驶测试;10 月,Waymo 的母公司 Alphabet 领投 Lyft,总投资额 10 亿美元,让 Lyft 估值达到 110 亿美元。

还记得 2013 年,Alphabet 和其他公司向 Uber 共同投资了 2.58 亿美元,2017 年他们投资 Lyft 被视为和 Uber 之间裂痕导致的战略转移:Alghabet 准备让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Waymo 与 Lyft 的交通网络更紧密合作。不过,在这个行业里大家都是多方布局,比如 Lyft 此前也一直和他们的投资方通用有类似合作,所以投资 Lyft 并不能说明 Alphabet 放弃了和 Uber 的关系。

Alphabet 始终还是 Uber 的投资方,而且这次和解后,实际上他们在 Uber 的股份又增加了。除了如何不被新兴企业在技术上赶超外,Alphabet 要谋划的事情还有很多。和福特、通用、丰田等整车厂不同,Alphabet 从自动驾驶上获取数据的潜力并不大,他们也不能像 Uber 和 Lyft 一样,通过庞大的乘车服务部署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

acastro_180202_uberWaymo.0

(图片来源:Theverge)

如谷歌自动驾驶团队前首席工程师、硅谷机器人技术公司 Nuro 的 CEODave Ferguson 所说:「仅有自动驾驶技术是不够的,你必须要有推广技术途径。」所以在把自动驾驶落地上,Waymo 可能还会需要市场占有率极大的 Uber。

目前,Waymo 已经和汽车制造商菲亚特克莱斯勒、跨国汽车租赁公司 Avis、美国汽车经销商 AutoNation、共享出行公司 Lyft 等合作。

而 Uber 呢?今年 1 月他们和软银集团达成了交易,筹集了超过 140 亿美元的资金。软银集团大部分购入的股票是按照 Uber 估值的 7 折购买,投资后他们持有 Uber17.5%的股份。

Waymo 和 Uber 都没有表明未来双方是否会有业务合作。不过经过和解,Waymo 将参与 Uber 的自动驾驶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