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评论

自动驾驶的「平行宇宙」

4个月前 (04-10)463极客公园

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又该如何解决自动驾驶的危险与问题、怀疑与恐惧?

1954 年,年轻的普林斯顿大学博士休·埃弗雷特三世(Hugh Everett III)提出了一个激进的想法:存在平行的宇宙,和我们的宇宙一样。这些宇宙都与我们有关,事实上,它们从我们的分支中分离出来,我们的宇宙被分离出来。甚至在这些平行的其他宇宙中,我们人类可能已经灭绝。

平行宇宙其实并不是科幻小说作者灵机一动创造出来的概念,而是科学家们逐渐根据观测到的事实以及各种宇宙理论进行推理的结果。

但它却是科幻小说最受人喜爱的概念之一。进入正确的虫洞,你可以在另一个宇宙中遇到你的另一个自我,展开奇遇。

而如今,在现实世界里,人们却开始需要这样的「平行宇宙」。

两个「平行宇宙」

需求最迫切的是自动驾驶领域。

Uber 自动驾驶汽车撞死人的事件虽然还没有调查结果,但却折射出另一个事实「人类总是害怕新的死法」,以及究竟如何保证自动驾驶的安全性?

除了软硬件的可靠性,理想的解决办法有两种。第一是创造出一个和现实世界一样的「平行世界」,然后让自动驾驶汽车在另一个世界中,犯错、成长、完成进化,最终成熟应用在我们的世界。

这个「平行世界」其实并不新奇,这就是现阶段自动驾驶领域所说的「仿真平台」——将真实的数据灌输进「虚拟世界」,然后将自动驾驶汽车放进去测试。无论是大公司,Google、百度,还是一些小的自动驾驶公司都已经研发出这样的仿真平台,来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只是各家公司创造的这个「虚拟世界」的维度和还原度各有不同罢了。

就在刚刚过去的三月,「核弹厂厂长」英伟达 CEO 黄仁勋发布一个 Drive Constellation 仿真系统。利用强大的算力,在虚拟世界中还原出「照片级逼真的数据流」,以创建大量不同的测试环境。例如,模拟暴雨和暴风雪,模拟夜间等等,甚至在模拟过程中设置各种危险情况,来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的反应能力。 

你可能知道的是 Google Waymo 自动驾驶公司已经在真实道路上测试了超过 500 万英里,但你也许不知道的是它已经在仿真平台上测试了超过 27 亿英里的「虚拟里程」。

这一个虚拟的「平行世界」已经在做出贡献,而另一个自动驾驶的「平行世界」才刚刚崛起。

2 月底,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行政法规办公室首次批准允许没有安全驾驶员的「完全自动驾驶汽车」在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允许「没有安全员陪伴」,这能够帮助未来的无人车测试更多的避免「人的限制」,从而可以实现 24 小时连续运行,加快测试效率。

但这却被诟病隐患多多,少了一道「保险」。于是,另一个「平行世界」逐渐开始被推上台面。

一个为安全员构建的极度真实的「平行世界」。让安全员可以在远程控制在真实世界的自动驾驶汽车,而且远不止一辆,通常被称为「平行驾驶」。像《头号玩家》里的虚拟游戏一样,这些安全员进入「平行世界」,他们也被亲切的称为「云」安全员。

用人来远程处理机器无法掌控的局面,就需要为人还原极度真实的「现实场景」。例如,英伟达发布基于 Holodeck 的远程虚拟驾驶系统,就是来为远程安全员构造极度真实的虚拟环境。

而为了远程技术可靠,NASA 甚至也被拉来合作。早在 CES 2017 上,日产公布了一项技术——「无缝自动出行」(Seamless Autonomous Mobility,称 SAM)。

更重要的是这项技术是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技术基础上进行开发,NASA 的远程虚拟探索视觉环境(VERVE)软件,用于可视化和监督「星际探索机器人」,类似于火星探测车。

NASA 的机器人使用自主技术来避开障碍物,并通过不可预测和不确定的环境计算安全的驾驶路径。在环境使自主决策困难的地方,NASA 管理者「绘制」所需的路线并发送到机器人执行。这成为日产的 SAM 平台的研发起点。

以人工辅助车载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帮助自动驾驶车辆在难以预知的环境下做出决策,同时构建车载人工智能的认知。

当对自动驾驶安全性有更高要求,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也开始了尝试。

在拉斯维加斯的道路上行驶的无人车,它的「真人司机」却可能是远在一千公里之外的加州山景城。一家名为「Phantom Auto」的创业公司,正在通过这种「平行驾驶」实现安全员对无人驾驶车辆进行远程操控。而在中国青岛,同样有一家创业公司慧拓智能机器公司,在中国智能车研发与测试中心真实道路测试其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平行驾驶」系统。

这两个「平行世界」正在成为自动驾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发展也许才是自动驾驶走向成熟的关键所在。

像开头的普林斯顿大学博士说的那样,「甚至在这些平行的其他宇宙中,我们人类可能已经灭绝。」于是,我们需要做的是,把危险的事情放到另一个「平行宇宙」中去。(王训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