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其实很怕去写电动车的政策文章。这个场景,会让我有当年在386上用DOS系统的无力感。对着漆黑的屏幕,只能单向沟通,你孤独地在键盘上敲下:“c:\>cd can you hear me”。“File not found”,“Bad command or file name”,你也永远不知道后台会怎么回应你,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后台在怎么在运行。

在决策部门等级化、自闭、向上负责的体系里,来自外界的政策建议和舆论呼喊,就是一个长一点的dos命令行,如果搞不清后台程序运作机制或者没有master权限,想得到相关部门的正确回应,这个难度就好比,指望在打字机上跳舞的猴子有一天能随机敲出莎士比亚的剧本来一样。

论低速电动车“扫黄”背后不能说的秘密-第1张图片-零帕网

原本积极推动的标准工作,突然没消息了。系统延时了,还是宕机了?没人知道。德州管制三轮、四轮车了(详见文章《山东德州开展集中整治四轮低速电动车非法营运工作》),单看领导小组的阵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抗震救灾呢,不济也得是生化危机。某县砸车了,早上交的补3千,镜头里的人拿着大红奖状,让人误会这其实是场砸金蛋表演。经销商潜藏地下卖的心虚,使用电动车的车主大多会在收到查车消息的当天,选择在家关门一天,交警隔段时间上街执法,扣车罚款,这个局面怎么看,都好像是在“扫黄”!

小道理服从大道理。有管理员解释:全国人民利益第一位,所有交通参与者利益(安全)第二位,产业发展、企业利益只能排在最后。

何为小道理?就是少数服从多数。据深圳交警称,“禁摩限电”也是顺应了民意:摩托车、电动车乱象占到政府收到的所有交通类投的65%。在一些城市的社区论坛,许多市民恨不得将电动车大卸八块。他们指责电动车产商无良,生产销售非法电动车,他们指责电动车车主收入低,素质也低。

论低速电动车“扫黄”背后不能说的秘密-第2张图片-零帕网

深圳禁摩限电

论低速电动车“扫黄”背后不能说的秘密-第3张图片-零帕网

深圳禁摩限电

上帝不掷色子,治理可以,我们就是做好统计,为大多数人民服务就行。我很怀疑,倘若有一天,正反双方都是50%的话,系统会不会死机呢?13亿的股民分成两派,在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上演“小道理”和“大道理”的拔河口水战:

限制两个轮子,三个轮子所有车,四个轮子的低速电动车VS新建纯电动乘用车;

限制集资房,小产权房 VS 大力发展地王们的房地产黄金十年;

管理淘宝等电商平台 VS 争抢城市中心入驻万达商业广场;

抓一抓聚众赌博,街头小麻将,同时双色球、福利彩票央视开奖;

路边摊贩、走鬼 VS 商超shopmall;

网约车 VS 出租车...

在这些经济社会有争议的领域里,就像电动车不安全一样,这里面都有被限制的大道理在潜藏:小产权房权益无保障、淘宝有假货、打牌危害家庭、路边摊不卫生,网约车不安全...这是最重要的吗?其实这里面被限制的一方深藏了一个共性:“你额外给系统充值交费了吗?”

每个城市都有类似“阿大葱油饼”的无证店,不过他们不一定有阿大幸运有外国人排队,能重新拿牌开店。我们后台也有程序,只是程序异常简单,就是一个比较函数,IF(A>B, “管理成本超出”,"限制")。市民们拔的浑汗如雨,剑拔弩张,不知道其实只是个程序问题。

在批驳电动车论坛的帖子,投过满屏的口水槽点,不知怎么眼睛越过屏幕了,赫然发现这个后台比较函数的条件,竟然是“成本”!

“电动车的弊端简直罄竹难书!1.电动车不需要上牌照,违法成本低。2.电动车不需要考驾驶执照。学习成本低。3. 汽车出了事故有保险,电动车没有。汽车撞了电动车,多数都会让汽车走保险。4. 电动车非法生产,缺乏监管,违法成本低。5 电动车驾驶人素质低,管理成本高.......”

总结一下就是,“全世界除了电驴谁不恨电驴?”,当然要补充一条,城管、交警、车站巡逻等使用的低速电动车不在此列!

成本!小产权交土地出让金了吗?走鬼有摊位费吗?网约车有份子钱吗?这么大的后台程序运转,需要成本的!汽车有规税、过路过桥费、强险意外险、车位出让金、维修保养、违章罚款,才能维护路权!低速电动车呢?汗!现有条件下,你电动车的管理成本比汽车还高,却没有汽车那样的费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禁了之啊!有人说纳入四轮摩托车,全国多少摩托没有上牌管理啊?不管理意味着成本高啊!这话听着绕,但却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以台湾为例,台湾摩托车从未停止过增长,达到了平均每1.5人拥有1辆摩托车的高比例,也引发了诸如堵车、停车不便、事故频发等交通混乱问题。我们看看台湾的后台程序运行成本吧:

论低速电动车“扫黄”背后不能说的秘密-第4张图片-零帕网

汽车、摩托车分流管理

1999年,台湾“交通部”没有禁摩,反而开始推动汽车、摩托车分流项目。

2007年,道路资源紧张的台北县,开始试点一系列汽、摩分流策略,并首创将摩托车专用道、优先道刷成砖红色。

台湾“交通部”持续收集民意,希望能改进摩托车交通现状。

2014年,“交通部”还委托台北市交通安全促进委员会,撰写《和机车族对话执行计划》。该计划花了大量篇幅对台湾各县市目前的交通工程提出批评,例如建议重新检讨设计道路宽度与道路工程品质。

2015年10月,“交通部”发布《机车使用状况调查摘要分析》,发现摩托车车主认为最需要增设的硬件设施就是摩托车专用道,其次是摩托车路边停车位。“交通部”敦促台湾各县市政府应先了解民众意向再因地制宜地制定措施。

显然这个后台程序更高明复杂些,也没有小道理服从大道理,不分多数少数,只有为所有人服务的道理。虽然管理好的成本高昂,但台湾各县市官员想方设法满足摩托车车主的需求,而不敢暴力消灭一种广受欢迎的交通工具。为什么,你懂的!所以那些65%对电动车愤怒的市民们,矛头指错了方向,因为这不应该是市民互斗,而是我们的管理策略大都从执法者的角度出发,如何管理方便简单不出事,而不是从被管理者的角度考虑造成的。

世界本身不是求净的,世界是求真的,是复杂的。路边摊有不卫生的现象,可是比超市便宜啊;淘宝有假货的现象,但是比商场方便高效啊;电动车虽然有乱象,但是出行方便啊!

我一直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的“管”,城管、交管、运管、网管,为什么总想着要管,而不是服务?而且这些“管”,喜欢整洁肃杀的城市,而不是有趣而温暖的街区。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两边都是露天酒吧,纽约自由女神下面就有一长排卖热狗的餐车。按照这个逻辑,不看我是歌手,改听古典音乐,不去小摊大蒜就面,改去卡布奇诺,都是小道理服从大道理,不服就要管。开三轮四轮的人开上汽车了,素质就能提高了?如果是这样,只要把汽车一普及,我们就是全世界素质最高的国家了,这多简单!电动车需要管理,但需要的是疏导型、服务型、智慧型的管理方式,而不是基于从如何降低管理成本为主要目标出发的方式,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出行就是共同交通和自驾,把自驾车出行当中的电动车和摩托车用户,从他们原本道路利用率较高的工具上赶下来,出行者会怎么选择?回到公交、地铁里,让那里更加拥挤?咬咬牙买汽车,让路面更拥堵?现在这种趋势苗头已经出现,在第一电动的低速车调研里显示,管制严的城市,如威海,更多人选择了安全性比低速电动车更低一级的三轮“兔子”,有些子女为老年人买了不上牌照的高速车,哪个驾驶起来风险更大?需求永远都在。你堵着它,它就会像草一样,绕过石头,长出来。天理即人欲,事实之真比道理之善更重要。

论低速电动车“扫黄”背后不能说的秘密-第5张图片-零帕网

三轮车“小兔子”

虽然不知道这个dos命令行下去的回应,但后台依然是在无声运行的,程序也许会在不管不问几年之后,一夜之间要来没收你的私人财产。昨天能禁摩托,今天能限你的电动,那么明天当然也能砸烂更多不想管也没能力管的交通工具。

他们先是禁止了摩托车,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喜欢摩托的排气声;

后来又禁止了电动自行车,我也没有说话,因为符合标准的电动自行车太慢,我不喜欢;

再后来又禁止了三轮车,我还是没有说话,因为我没有快递和货物要送;

现在他们要限制四轮电动车了,我敲下这行dos符,“c:\>cd help”。是怕再也没有人站出来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