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怡然:杜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副教授,杜克进化智能研究中心主任,存储、类脑计算与深度学习专家。

杜克大学陈怡然教授:关于AI人才八位数年薪的几句话-第1张图片-零帕网

1.AI热不是因为门槛高,恰恰是因为进入门槛低:从公司方面来说,知道点需求,甚至需求都不知道,只是靠觉得AI能解决这个问题、然后靠人脉能忽悠到钱就敢开AI公司的多了去了。至于AI真的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能不能招到能解决问题的人,以后再说。公司未来完全靠击鼓传花。别忘了进门容易,能站着走出去才是胜利。

2.从人才方面来说,随便学几个月Caffe或者TensorFlow就敢称自己是精通深度学习的人大有人在。去不了懂得公司还忽悠不了不懂得么?

3.学术界被挖的千疮百孔,现在连写个项目申请都找不到合适的PI来组队。其实就在3-4年前,和深度学习相关的好多方向都称不上好专业:既拿不到科研经费也找不到工作,老师也养不起几个学生。不信你查查现在这些人五年前的科研项目记录。突然间就火了。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能火多久?

4.工业界拼命挖学术界的人的原因很多,需求当然是关键。但是这个需求有明显的炒作痕迹,而且是学术界的人自己炒自己:谁都知道这个溢价不可能长久,赶紧趁热把自己卖一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学者拥有大量粉丝,出行受到明星的待遇这事情本身就有点不太正常,但偏偏好多人还挺享受的。

5.有没有人懂?当然有,但早被分光了。深度学习应用这么广的场景,谁都只懂一小块。我们从2011年开始看类脑计算及深度学习加速,30个博士生/后在电路、体系结构、算法及应用各个层次各个领域埋头干了6年,仍然不敢称专家。但现在挖人的工作需求都是要求全才,我看着都替接offer的人捏把汗。

6.这个大环境,谁的心都淡定不了。谁不想在股票最高点把自己手里的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