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技术已成为商业间谍活动的重灾区。据网易科技消息,3月21日,百度透露一伙受雇佣的黑客试图窃取百度无人驾驶汽车技术。

据李彦宏透露,百度过去几年在无人驾驶领域投入的研发成本高达200亿元。

 受雇黑客团伙试图入侵百度 无人驾驶成商业间谍"肥肉"-第1张图片-零帕网

百度网络安全部主管马杰表示现在尚不清楚黑客是受谁指示的。“想要搞清究竟是谁雇佣了这帮黑客不是件容易事,但据我们了解这种在地下市场进行的窃取倒卖信息的行为是一定存在的,”马杰这样说道,但并未深入介绍此事。

百度还同其竞争对手腾讯和阿里巴巴协作共同应对网络安全方面的威胁。

“破坏网络安全的地下产业在逐渐扩大,因此我们必须团结起来,”马杰说。“互联网公司之间并非敌人,地下产业才是我们的敌人。”

在中国,据说有一种行当叫作“中介”,他们几乎无所不能,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办成的。这个“中介”反应在百度被入侵事件上,就是知识产权黑色交易的地下市场。

然而,地下黑市的存在和滋生,是因为有着“需求”的土壤,这个土壤就是中国商业环境的恶劣,商人们营商操守的败坏。因为总是有很多“聪明人”,希望以最低的成本通过走“捷径”快速解决问题。这些支票使得地下黑市兴旺发达。

在很多时候,通过无所不能的“中介”和所谓的在黑市的“购买”达到了目的不法行为,并没有受到惩罚。受到惩罚的,是那些老老实实做研发的,辛勤耕耘的生意人。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效应。

对百度而言,其网络安全小组不停地工作来测试新产品并保护系统免受攻击,还召集了一批清华大学的“黑客”学生组建了“蓝莲花”团队,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尽管如此,还是难以防范。

鉴于无人驾驶技术未来对产业的颠覆效应,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有50家实力雄厚的企业宣称研发无人驾驶技术。然而这个技术的门槛非常高,研发成本非常高昂。因此,以谷歌、百度、特斯拉为代表的领先者就成了商业间谍活动的“重灾区”。

过去数月,美国硅谷爆发了数起无人驾驶技术的知识产权官司。最著名的是谷歌起诉Uber,指控Uber现任副总裁、自动驾驶技术负责人安东尼-莱万多斯基从谷歌窃取了Lidar技术,并以6.8亿美金的高价卖给了Uber。

谷歌方面已经对Uber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他们申请法庭颁布禁令,要求Uber在官司结束前不得推进一切与无人驾驶相关的研发工作。加州地方法院要求Uber在4月7日之前做出申诉。

同时,特斯拉也起诉了其前自动驾驶项目总监——斯特林-安德森,指控其从公司窃取了几百GB的机密专有数据。斯特林-安德森与谷歌无人车前CTO克里斯-乌尔姆森在共同创业。

为保护知识产权,加州在2016年5月通过了“Defend Trade Secrets Act(保护商业秘密法案)”,该法案可允许知识产权所有者在诉讼期间,申请法令,禁止被告涉案技术的研发和运营。

最新的消息是,谷歌无人驾驶公司waymo宣布招募了前ebay政府事务和法务副总裁Tekedra Mawakana出任公司副总裁,负责Uber官司以及与政府协调无人驾驶的监管法案事宜。

对于中国的政府而言,百度此次无人驾驶技术的黑客事件应被彻查,如此明目张胆,意味着商业间谍以及知识产权侵权活动已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这些从事地下交易的黑客必须要受到惩处,同时,他们的顾客也应该受到严惩。以消除地下“黑市”存在的土壤。

如果知识产权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自主创新只能是空中楼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