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在不改变交付时间的情况下,将新车P7的上市日期改到了明年4月份。

按照此前公布的信息,这款本应年内到来的纯电动轿跑无限强化了小鹏产品序列的科技属性。依托两大智能硬件基础,小鹏P7将具备5G技术支持,且量产后可实现L3级自动驾驶,并融合感知交互、万物互联以及整车OTA四大智能能力。

也就是说,无论从技术还是商业层面,P7无疑都将成为公司2020年跻身“智能大战”的重点选手。然而就目前曝光的能力来看,在即将到来的“轿车大年”中,这台新车似乎还不足以为“极客”小鹏点亮高光时刻。

小鹏P7,拿什么给“智能化”加码?-第1张图片-零帕网

那么,在这延后的4个月时间里,小鹏P7又做了哪些功课?

金融级别安全的数字车钥匙

小鹏决定从细节体验着手,首次使智能汽车数字钥匙达到金融安全级别。

在2019云栖大会上,公司携手IFAA成立数字车钥匙焦点组,制定数字车钥匙安全标准并发布。小鹏P7也成了全球首例将IFAA金融安全技术与物联网场景结合的智能汽车。具体而言,这款“数字车钥匙”通过虚拟蓝牙钥匙的身份认证方案,为车主提供钥匙分享、钥匙解闭锁、启动车辆、遥控车辆、遥控泊车等功能。

而其应用的身份认证安全技术与支付宝免密支付同等级别,符合IFAA(互联网金融认证联盟)金融级别标准,安全性超过传统的遥控钥匙。

小鹏P7,拿什么给“智能化”加码?-第2张图片-零帕网

小鹏汽车副总裁纪宇

所谓“安全等级”,也恰恰是智能汽车钥匙的核心——“钥匙的定义是把门打开,还要把车开走。现在很多车厂的‘APP开锁’办不到,就是因为安全等级不够。”小鹏汽车副总裁纪宇对车云菌说道。

在他看来,小鹏数字车钥匙比传统汽车钥匙还要安全。数字钥匙避免了使用无线接收器伪造物理钥匙的情况,也正因如此,小鹏选择与IFAA和支付宝合作,将手机与无线互联网的安全能力进行无缝移植,最大程度保障安全。

然而,站在功能型汽车向智能汽车转型的节点上,用户仍旧需要“被教育”。以钥匙分享功能为例,数字钥匙回避了车钥匙实物交接的过程,因此小鹏必须让用户明确,要在小鹏汽车和支付宝安全类似的情况下进行授权,将安全等级保持在可控的范围内。

除此之外,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小鹏仍旧面临着多个层面的核心难点。

要想达到合格的安全级别,首先需要有整车硬件架构作为能力支撑,后续才能融合软件能力。在此之上,需要和IFAA联盟、支付宝等机构合作,打通协议和设备ID授权上的高标准安全级别。而最现实的问题在于,车辆绝大多数时候停在地下停车场,运营商的信号微弱,小鹏还要应对无网络状态下数字钥匙的应用。

为此,小鹏几乎毫不吝啬地进行投入,设立专门的车联网安全部门并内置专有安全芯片。事实上,团队一年多前就已经开始为IFAA数字钥匙努力,如今真正落地到P7车型中。纪宇认为,“核心问题在于,只要愿意投入成本和足够的重视,这就是可解的事情。”

在他看来,车联网信息安全可以借助原先移动互联网的信息安全技术的经验,以此为基础制定规范标准。或许,网联信息的安全难度并不像科研工作一样遥不可及。

阿里小程序落地车机端

除了支付宝在金融安全等级上的优势之外,小鹏进一步瞄准了阿里巴巴背后的整个生态。

就在数字车钥匙亮相同期,小鹏汽车将阿里小程序生态模式引入车机端,首次把阿里小程序“拉上车”。按照规划,团队打算从车主服务入手,逐步在数量和类型上展开,延伸到交通出行、生活服务、休闲娱乐、内容资讯等方面。

小鹏在车内首先设置小程序固定入口,方便用户主动搜索和使用;后续再根据用户真实使用场景和需求,把小程序融合穿插在地图导航、语音交互等不同功能环境中;未来,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逐步开放车辆数据和车辆控制能力,如蓝牙、摄像头等。

小鹏P7,拿什么给“智能化”加码?-第3张图片-零帕网

小鹏汽车互联网中心副总经理刘毅林

谈及接入车载小程序的初衷,小鹏汽车互联网中心副总经理刘毅林表示,由于现阶段自动驾驶能力尚未发展到L4-L5级别水平,如今很多人车交互的功能和场景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在汽车智能状态下,一部分音乐、视频等内容以APP的形式呈现,而另一部分基于位置等非常快速的场景,则应该交由小程序完成。

这种做法的优势也很明显。小程序的开发成本最低,又与汽车场景结合最自然。刘毅林以政务服务举例来说,如果将其与车辆进行结合,通过主动且只能的方式提示用户,要比现有支付宝的查找方式效率更高。

依照以上逻辑,也很好地解释了小鹏选择阿里小程序的原因。相比之下,阿里小程序强在三个领域:其一,围绕支付行为衍生的一系列O2O服务;其二,政务服务;其三,出行领域。而小程序“鼻祖”微信,则更倾向于社交及其之上娱乐内容的多样性,譬如提供新闻阅读、视频观看的能力。

站在小鹏的角度,团队更希望提供比较“实在”的能力。换句话说,刘毅林及其团队认为阿里接入的生态为用户带来的实用性更高。“这并不代表我们拒绝其他小程序。从开发者本身来说,小程序的架构是可以支持一次开发,发布到多个平台上的。”

因此,在筛选小程序时,小鹏团队也大致遵循着一个优先级次序:车辆服务、车主服务、生活服务。事实上,在接入背后体现的更多是技术问题。“我们希望尽快提供小程序服务,所以我们尽可能逐步打通支付能力、账号互传、位置信息等基础功能。”

就技术层面而言,小程序背后存在很多接口,小鹏需要将位置信息、车辆信息、用户信息等数据与阿里共享。然而,阿里小程序对于智能汽车功能仍旧陌生,其此前没有应付过诸如计算电量、防疲劳监测、自动驾驶状态等一系列任务,而这正是小鹏团队需要与AliOS共建的部分。

换句话说,小鹏与阿里小程序的结合,恐怕不是简单的移植,而是在方便移植的角度下进行体验的重构。刘毅林坦言:“如果不跟车辆状态和车辆数据进行打通,我不认为车载小程序会带来本质的变化和提升。今天谈论的所有事情,如果脱离了车载系统,移动端其实都能做得更好。”

基于这点考量,搭载高通骁龙™820A车规级芯片的小鹏P7,就成了“移植小程序”最友好的一款车型。

P7提供的L3级自动驾驶技术,意味着用户首先可以在高速路段分心处理一些小问题。每步耗时2-3秒的小程序,后续与语音结合做到更轻更快时,其对于智能汽车领域所带来的实际意义,远远超过接入一款车载应用。更何况,小鹏如今与阿里和支付宝的携手,更大程度上是在接入整个小程序引擎,接入其背后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小程序生态。

未来更高级别自动驾驶技术普及时,随着用户沉浸体验的时间增多,车载小程序的价值将无可避免地下降。届时,车机会在现有基础上极大地丰富媒体App的内容。可对于小鹏来说,今天上百万个小程序背后代表着互联网生态的趋势,而车载互联网也是移动互联网当中的重要一环。

慢即是快,稳妥地去尝试

有意思的是,小鹏汽车从不避讳与特斯拉进行正面对抗。

刘毅林甚至提到:“谈到数字化内容、导航、音乐的体验时,我们现在就比特斯拉强。”特斯拉的任务是打造一个全球汽车系列,其天然无法深度为一个数字生活过于发达的市场定制用户体验。

小鹏汽车的理念在于强调用户本地化的体验,其作为一个新造车品牌,同样贯彻着“在中国,为中国”的设计初心。而无论是纪宇抑或是刘毅林,这种互联网与汽车的融合文化下碰撞出的小鹏汽车,散发着其最大的吸引力。

时代正处于传统整车向智能科技转型的拐点上,需要从业者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进行基础工作建设。纪宇将车载操作系统的开发与其此前在腾讯的工作进行类比,二者难度天差地别。“手机有大量的方案供应商,基带也都是标准化的东西。而智能汽车缺少这些东西,车辆整体架构都需要进行快速变化。”

在这样飞速奔跑的进程中,小鹏的脚步却意外地慢了下来。“慢即是快”成了公司集体的口号:比传统汽车迭代速度更快,比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更慢,要适应行业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