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第九届TC汽车互联网大会在上海正式开幕。作为一年一度的汽车互联网盛会,今年的主题是“汽车+移动互联网:跨界思辨汽车产业终局”。通过7、8、9日三天,集中行业话题,探讨汽车借助互联网实现转型与价值提升,在这场全球性汽车产业大变革中,打造中国车联网创新驱动力!以下为天安车联网总经理洪涛主旨演讲。

洪涛:大家好,我今天的演讲题目是可运营的车联网引用未来,今天先给大家做我们公司的介绍。天安车联网是一个从天企股份投资的企业,我们在2010年成立的,天企股份在做汽车电子行业的不太清楚。其实中国的每10辆车里面是从天企股份的生产链上下来的。

我本人以及我们公司的技术团队是来自于亚信科技,中国大概60%的手机计费,以及几乎中国互联网的骨干网络全部是由亚信承接的。所以我们这个企业就是天然地具有造车和互联网的基因。

我们从2010年到现在大概6年多的耕耘了,我们一直专注于车联网,我觉得我们是掉到了坑里面,刚才大家都讲的很振奋,车联网未来怎么样怎么样。今年年初我们参加T圈大会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一个问题,做了8、9年的时间,这么一个产业有几家车联网企业真正开始盈利了呢?非常困难。

长期以来我们也做前装,像海马汽车我们也有客户,海马汽车是我们最早的客户,到现在我们会发现到底我们的车联网的服务对于我们的客户联系在哪里?之前有说GPS叫车联网,后来有OBD叫车联网,服务的联系一直无法产生。

另外一方面,主机场销售汽车的时候说车联网是否能够给我提供流量,以后的成本是不是能够真的降低了。前面我刚刚听黄总的演讲,我也觉得很振奋,讲了很多很多,包括我们讲大数据,讲车联网的未来发展但是在目前大家还是很现实的,因为我们作推进前装的过程中也会发现到底因为车联网增加了成本,因为车联网增加了这些客户的体验和联系是不是能够得到认可,包括像这种免费期,第一年的费用基本上是由车厂来承担的。但是免费期过后,第二年旭飞如何呢?旭飞率到底怎么样呢?其实我们的前辈的车联网车厂,像安吉星或者其他的,包括我们自己在做前装的过程当中都会发现有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能够真正有地提升续费率,而且在互联网的情况下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所以做车联网非常悲催,一个做了8、9年的产业到先还很难去引领,这些是现状,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东西呢?车联网的技术链太上了,就像车场里面在做整机场的时候会发现我们涉及到的技术环节非常地多,同样的车联网也是它不是一个单纯的IT技术或者信息技术,我们最开始是从车联网电路板开始的,我们也T-BOX,有中控一体机,我们从电路版开始设计,到里面的嵌入式软件的开发,以及劳动各种形态的硬件的开发,到操作系统。

我们最早在2013年的时候推出了WinCE的车基,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推出了基于安卓的第一款前装量产的车基。我们对这一块儿也开发,你要知道所有的升级,车基上的应用,手机上的应用,以及到通信策略的感觉,通信套餐的设计,等等的这些东西你会发现它其实即使从IT行业来看也是分了很多很多专业的,这里面我们还没有做更具有专业性的像云识别,这些东西都是集成的,第三方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要做一套完整的车联网的平台,叫T-BO平台,这是一个完整的车联网平台体系。

在这因的情况下我们自己作为创业公司,我们觉得太累了,因为每一个环节要做精,做透,其实投入都是非常大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公司在这一块儿还好,因为投资我们公司的大部分都是我们中欧的校友,所以在这么多年校友的支持下,在我们母公司的支撑下,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投入了1亿多了。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车联网怎么才能够生存下去?怎么才能够赢利?怎么才能够发展?大家都知道利润是企业生存的来源。我们思前想后,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想这条路,成本怎么分摊?我们想做符合前装规范的车载智能硬件,这些成本对于主机场来说也要控制成本,在车销售的市场上对成本这一块儿也是很关注的。

豪华品牌、进口车可能会好一些,但是车联网的技术往往是掌握在外资手里的,国内的品牌还很难取得这样的技术。对于自主品牌的车主来说,也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对这种几万块钱,几十万块钱的车主对成本的看重非常重。

另外一方面,车联网做起来以后周边的服务怎么聚合,获取的服务数据怎么分享,到底我们怎么样去实现最终的赢利?因为到现在为止,不管是做TSP平台也好,做车基也好,在国内的大环境之下很难获得真正企业的成本分摊,我们觉得现在比较信息的看到我们已经开始找到了一条车联发展之路,我们觉得就是要运营,运营后面有很多的问题,怎么才能够运营起来,刚才我们运营商的同志们在讲他们的运营,他们是卖流量,卖带宽的运营。

虽然我们对运营商的体系也非常熟悉,我们怎么去做这个事情?这个是我想讲的事情,我今天在思考的问题。我们一直认为车联网的本质是什么?刚才中国移动的说是大连接,连接是很重要的一个,因为我们公司成立的时候在2009年的时候无锡成立了国家唯一的物联网中心,而我们的母公司天企物流也是在无锡,是一家上世企业,当时温总理在无锡建立了国家的唯一物联网中心,我们以前谈物联网是家庭用户一般是智慧家庭,现在会看到苹果的手机上已经有了我的家的APP了。

是不是手机上也应该有车的APP呢?之前我们会谈到第四频的概念,做车联网的大家都很熟悉,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谬论,因为车在实现完全自动驾驶之前,第四频的概念是不成立的,因为我们99%的时间还是在开车。我们认为的交互的节点在哪里?一个是在手机上,一个是话音识别,现在更多的和客户交互的节点是在手机上,在车上更多的还是和安全驾驶相关的东西,和导航便捷使用东西,当然还有音乐点,播放什么的。

我们认为手机APP是当前车联网运行的最有效的结点,我们在运营车联网的过程中会发现为什么手机是比较好的结点呢?单纯的APP,如果没有车载运营硬件你会发现客户活跃度特别低,但是有了之后手机APP的活跃度就非常高,可能是数量级的提升,我们的活跃率达到了10%几。

我们认为车载智能硬件是车联网运营客户联系的一个基础。我们发现有车内的硬件,有车外的硬件,远程控制是爱在车外手机上实现的,车外要配合,要试配。

我们想怎么样获取更多的?除了流量的运营是我们的基础之外,从今年开始我们从前装也切入后装,可能天安车联网国内唯一一家既涉足前装也涉足后装而且是全技术链覆盖的公司,绿色的东西是我们已经上线的东西。

蓝色的这一块儿是我们即将上线的东西。我们认为未来可能涉及到汽车金融、汽车保险会是比现在车联网的技供应更大的市场。

还有一些会随社会效应、绿色出行、智慧城市的方向。这里面提两大要素成功运营车联网第一个是客户联系,你会发现即使现在豪华品牌的车,我有一个提议,咱们在座的很多是前装整机场的,真正应该向后装的技术发展方向去学习。为什么呢?后装因为成本的原因,品质肯定是不如前装的,但是客户体验非常好,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客户愿意为单独的车联网设备来买单位地步了,所以客户联系是非常重要的。

这个和大家早几年前在谈OBD,谈自驾盒子已经不言而喻了。一我们以前送过OBD,但是有用吗?客户可能把它扔掉了,第二个因素是用户规模,前装场再怎么样,要做客户运营做你的车联网运营的时候,客户规模总是随着车辆生产逐步起来量的。就是说你今年10万台联网了,已经很多了,但是当你去跟保险公司,跟金融公司去谈的时候,我曾经谈到我有十万台车是覆盖的,副是在一个城市还是全国,我说全国。他说你们全国,我们全国有980万辆车险用户,我觉得没的谈了,你跟这些公司谈的时候是不对等的,你去聚集车联网的周边资源的时候是处于不对等的地位的,所以我们认为万级客户的时候仅仅开始了连接,10万级客户的时候我们可以开始谈汽车的生活,百万级用户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做一些后服务市场的交易了。比如说现在我们的车联网用户大概有60、70万的用户了我们主要是在后装上聚集下来的客户。

当我们车网对接的时候会发现每天都有收益。再过一阵子当我们做到几百万,千万级用户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跟保险公司来谈了,是不是我们可以交换客户了,我可以帮你导流了,或者我可以帮你销售保险的情况。

我今天的演讲就是道路这里,我们公司的愿景是希望通过车联网技术来获取数据,提升客户体验,创造价值,成为车联网行业客户规模最大,数据应用最强的车生活的入口企业,真正能够为客户达到供给所需,关怀不打扰,打造完美车生活的企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