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会不会是个伪需求?

需求也是分类的,比如个体需求、资本需求、人类社会需求。可以看得出的是,目前关于自动驾驶技术的推进,应该是技术驱动>需求驱动。

从个体需求上来看,短期内大众对于自动驾驶技术更多的是处在一个噱头当中。目前市面上进入 L3 级别以上的自动驾驶的消费级汽车均以 ADSD 系统为基础,配备部分辅助、半自动驾驶的功能来降低驾驶员操作需求。消费者能够接触到的相关车型其实也不多,最入门的都是今年新款的 E 级、5 系之类的豪华车。

自动驾驶技术是人们真的需要,还是资本一厢情愿?-第1张图片-零帕网

但是对于资本来说,自动驾驶的意义则比较重大。按照目前的自动驾驶实现方式,以大数据、地图功能、传感器技术、视觉识别、人工智能等几项主要技术协作完成。

考虑到近几年的资本增长点,从 2000 年初的电子硬件,到互联网,再到移动电子设备和移动互联网,目前手机等个人消费电子设备的增长已经到顶,资本必须寻找新的技术增长点。

而刚才提到了几项实现自动驾驶的协作技术,无论是大数据还是地图服务,还有视觉识别、人工智能等都是下一波科技商业化的热潮。

对于资本来说,这几项技术代表着科技的发展趋势,也是下一波备受看好的增长率和回报率。所以我们能看到英伟达的股票以 250% 的增幅领跑 2016 年,这里面和老黄关于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战略部署密切相关的。

说到社会需求的话,这里就涉及到不同地区的文化、科技、政策等因素了。对于美国而言,现在是资本(华尔街)、技术(硅谷、底特律)均到位,美国政府也成立了自动驾驶委员会以监管自动驾驶系列问题,成员包括通用 CEO、谷歌无人车子公司 CEO、Uber 北美总经理、LA 市长等商、政届精英。

传统的汽车强国德国的话,三大集团不仅收购了 HERE 地图股份,也和 Mobileye 就 ADSD 系统深度合作,包括 CES 上大量展出的技术,看得出都在为自动驾驶做战略布局。

大陆地区的话,可以看一下 2016 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 TOP50,其中从事计算机视觉识别的公司占比 40%,大数据(商业智能)公司数量和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公司数量次之,分别为 20% 和 18% 左右。此外还有涉及自动驾驶的(6%),以及围绕 AI 相对更专注底层芯片和算法的、提供人工智能方案的公司(4%)。

可以说,从个人角度来看,自动驾驶无非就是躺着看报纸这种夸张噱头的东西,当然还有惜命怕死等比较基础的感情元素。

按照目前的发展状况,传统车企就自动驾驶的态度还是相对「暧昧」。比如大部分家用轿车只敢停留在 L2 级别的自动驾驶,这里面除了成本因素之外,也有着消费者受教育程度的限制。

例如进入 L3 级别的特斯拉 autopilot 1.0 系统,除了在指定路况下使用之外,对驾驶员也有诸如手握方向盘等限制,远不及 L4 级别的 Eye Off 和 L5 级别的 Mind off。按照目前自动驾驶级别的划分来看,L3 级别最为模糊,也最容易出现用户滥用功能导致危害公共安全等情况发生。

所以从宏观角度来看,自动驾驶是对政府基础建设(路况、交通管理)、车企技术和资本配合、消费者观念的更新的一项综合考验。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生产力在将来肯定会受到约束。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自动驾驶属于人工智能在单一专业领域的一次先行试验,也是对国家生产力提升、资源配置改善优化的一次综合挑战。

能够在自动化这个浪潮中走在前端的国家也会面临失业率和人员配置的问题。例如刚过去的 2016 年美国大选,民粹主义的胜利和英国退欧的黑天鹅,这里面充当票仓的不少人正是因为自动化生产和全球化资产配置而失去了工作机会。

所以紧盯着什么「女司机」、「特斯拉车祸」这种狭隘的层次来看待自动驾驶的话,那自然是一个很市井的新潮技术,吹过牛就忘了。

但是上升到哲学,或者宏观经济学角度来看的话,自动驾驶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先行者,第一次提出了人很有可能是多余的这个观念。接下来引用几句废话,纯当总结了吧。

工作本应该有人类来完成,现在越来越多的工作开始由机器辅助人类完成,甚至部分开始由机器独立完成。决定也本来应该由人类凭感觉和直觉作出,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决定是建立在算法和实验上的。在此过程中,人类逐渐变得无用和多余,这就是为什么世界正在发生非常严重的变化。

人类渴望对混乱的现实建立起理性与秩序,算法的判断力则是建立在计算机海量的储存能力和迅捷无比的数据挖掘能力之上的。

在资本主义生产的链条中,个体人被规训以机器为模版的生产工具,一切以高效率、准确性、低成本为衡量个体价值的标准,将所有个性化行为悉数抹去,只剩下能够倍流程化和优化的操作步骤。

无人驾驶不需要任何欲望或者感情就能替代司机,因为按照现实世界经济系统的设定,司机的工作就是吧人、物从 A 送到 B,廉价迅速即可。

对于一个资本和技术都就位的东西,对于一个由全世界最聪明的一群人在努力推进的技术,我没有理由认为这是一个「伪需求」。

而自动驾驶有一个优势是目前全世界所有技术、教育都无法做到的,即可以将路上行驶的所有车辆的驾驶水准统一在一个水平,或者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