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是持久战,投资人和车企的钱会怎么花?

“电动化+自动化”可能使百年老厂的发动机、传动系统等核心技术在一夜之间失效,兴新公司企图依靠新技术颠覆汽车行业。在这场竞争异常激烈,技术快速更新的变革中,哪些自动驾驶企业最容易获得投资人和车企的青睐?

在4月2日举办的深圳IT领袖峰会“无人驾驶与智慧环境”分论坛上,与会的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北极光创投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邓峰、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回答了上面这个问题。

李开复谈自动驾驶,这两类公司多少钱都投-第1张图片-零帕网

李开复,创新工场的创始合伙人

我们对无人驾驶无比乐观,但其实道路非常坎坷。大概在五年前,谷歌就让员工把无人驾驶汽车带回家。这个车可以无人驾驶,但还是会出错,需要你纠正它,你的每一次纠正都是学习。我们希望无人驾驶达到跟人一样安全,人开车是在1亿公里出1-3个人命的水平。今天即便是谷歌这样最厉害的公司,也只跑了500万公里,你要做这样的测试需要多长的时间?

今天无人驾驶不一定要像客用轿车那样来做无人驾驶,我们完全可以做景区的车,做垃圾车,做清洁道路的车。这些应用有几个特点,第一个速度慢,所以不会伤人命;第二路线比较简单,不用处理很多复杂的问题,当然还有停车,高速公路的驾车,差不多已经可以超越人类了。

创新工场的投资是基于这样的理念:15年周期的太长,太短的没有意思。

我们挑选两种公司,第一种是慢行场景能够验证并且获取数据。我们投的是驭势科技,他的车子在一年多前完成,现在已经开始在北京房山的园区跑起来了。

今天驭势科技走的景区道路,探索了不同的方向,比如说做垃圾车、清洁车。如果真的问我更喜欢哪种低速车?我更喜欢清洁车。

第二个很大的问题是大量测试。谷歌做了这么多测了500万公里,我们要跑1亿公里才知道会不会伤一个人,如果考虑统计的问题,要跑1000亿公里才安心。什么公司才有财力来做呢?如果你有一个模拟的环境,再加上有一个高精度地图和三维重建技术,可以创造虚拟环境,然后把需要验证安全的过程大大降低操作难度,降低2-3个数量级。我们投的第二家公司就在做这个事情,他的名字就叫初速度。

邓峰,北极光创投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

智能出行分为几块:关于车、关于环境。环境部分有智能交通,全自动驾驶需要考虑交通,才能真正做到出行方便。车本身来说也有两块要搞清楚,一方面对外对环境的检测,另外一个是人机交互。

技术上来讲,不简简单单是图像识别、高速图像处理问题,怎么在车上做高速的电网?采用什么样的标准做。包括现在的传感器激光雷达,没有人做到固态的或者用相控阵的方式做,用1线还是16线还是64线上,都和安全性有关。这个行业做到完善要一步步慢慢来,需要一个整体的过程。 

北极光做的比较早,大概三年前左右开始进入这个行业,投了几个公司。

北极光领投了吴恩达的妻子和学生创办的Drive.AI的A轮投资。他们之前发布了雨夜自动驾驶的演示视频,是直接做挑战L4级别无人驾驶技术的公司。另外我们投资了中科创达,人和车之间的内部交互、智能交互很重要。比较火的是麦克风振列,语音处理好很多,很好区分风的噪音、路的噪音,不同的人说话区分说话,这是一个人机交互的例子。北极光也一直投包括像传感器、车规级激光雷达这样面向未来技术的的公司。

创业公司要做就做L4, L2不需要创业公司来做。L4困难很大,就算有高清地图,有红绿灯怎么判断,很复杂的路况情况。比如说要高速运算,能够判断出高速公路上跑,在普通的城市场景下,有一个移动物体过来,是人还是狗,还是自行车?如果是人,是老人还是孩子,是不是喝酒了?是不是打电话?如果同时有八个人过来,复杂程度非常高,不是OEM、整车厂和Tier1都可以干的。高技术门槛而且天花板非常高的领域内,创业公司是有一定的能力,但不代表创业公司最后做到自己做整车,做整车需要重资产,大量不同方面的投入。我们投的创业公司最终是给Tier1或者整车厂直接提供方案。

任何的汽车厂商都不会一个方案就做死,他自己也做,同时也看外面的方案,所以他们会买别的公司,他们自己做也不见得是完全从头开始。Drive.AI也是跟整车厂合作,一定要几条腿往下走才能做。今天的整车厂自己要做也很难,因为招人都很难,人工智能最缺的是人才,组成团队都很难,他自己要做的话可能都付不起工资来干这个事。

秦力洪,蔚来汽车总裁

汽车行业过去是传统的以主机厂为龙头,上下进行产业链整合的行业,主机厂和主机厂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接下来非常可能出现主机厂层面的联盟,像星空联盟一样,大家得共享里程数据,尽快达到几百公里。

全世界的路况是非常复杂的,还有天气、白天、黑夜、紧急情况,这几百亿公里是怎么构成的,如何才能完成这个过程?我们认为无人驾驶的未来是联盟对联盟的竞争,不是公司对公司的竞争,因为没有哪一家的车能够迅速跑到几百亿公里,没有哪一家能开发高精尖的地图。

为什么福特和特斯拉比价值是很低的?因为福特战略转型的动作是为了把自己杀死。如果车就变成了一个交通工具,搭载无人驾驶和智能化、共享平台,车厂就变成代工厂了,福特这个品牌就不值钱了,会被Uber和滴滴覆盖。如果我是投资人的话为什么要看好你未来20年呢?你做的很多事情就是杀死你身上最值钱的那部分。